香蕉视频app永久免次数版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两位半王全力一击,威力何等强大?

别说天人四步,就是天人七步,一个不慎,也是死。

没有冰凰神魂转化灵识的加持,他的灵识强度,现在与天人七步一样强大。

肉身因为天罡雷体一纹的加持,也是强盛。

若非如此,这一击,抵挡不下来。

肉身和灵识,皆是超越天人四步的级别。

两位半王,只想着一击斩杀他,不太可能!

秦尘看向二人,眼神冷蔑。

“在我眼中,与天帝阁勾结之人,都该死!”

哼了一声,秦尘一步跨出,体内强盛的气息,释放开来。

雷龙此刻,一爪子将死去的宗怀安甩出,鲜血撒开。

媚眼美妹小清新粉嫩样

叶北寻和叶问东二人彻底明白。

大势已去!

杀不死秦尘,他们就得死。

“天宝楼和叶家,不会放过!”

“宝王与叶王,必会杀!”

叶北寻怒吼着。

只可惜,雷电圣龙,目光冰冷,却是懒得去听这怒吼声。

轰隆一声,两具身体,被雷电圣龙双爪抓住,牢牢束缚致死。

噗通噗通的声音响起。

两具尸体跌落在地。

那叶家之中,叶问坤,六脉脉主,此刻亦是脸色惨淡。

死了!

都死了!

天宝楼名声赫赫的四大副楼主。

叶家商会,七脉之中的六位脉主。

完蛋了!

招惹了秦尘,都死了!

此时此刻,秦尘站定在雷龙之上,漠然看着下方。

四位半王出手,结果不言而喻的。

此时此刻,秦尘微微闭上双眼。

“帝临天,到底是何方神圣……与地心勾连,与九天圣人勾连……还有做不出的事情吗?”

轰隆隆的声音,在此刻响起。

交战,变得血腥起来。

秦尘此刻,心绪难平。

昔年,秦京墨为何而死?

因为发现了那时候的九幽大陆霸主无极神山之中的秘密,发现了与魔族的勾结。

为了护他而死。

九万年归来,他没能复活秦京墨。

天帝阁的人,灭了他为秦京墨凝聚的一魂。

九万年归来,李一枫,这一位亦兄亦友的故人,被天帝阁带十大王者围杀致死。

他所珍视的,死了。

天帝阁,不灭不可!

“秦爷,您……是不是把我忘了?”

九婴的声音,此刻弱弱的响起。

它好可怜啊!

被丢在了宫殿之顶了,没人管,没人问,感觉要死了啊。

秦尘此刻,手掌一挥。

那雷龙,化作一道烙印,出现在秦尘手臂内侧。

这一刻,秦尘体内,仿佛有龙吟声,有雷啸声响起一般。

一步步来到宫殿顶端。

此刻九婴瘫倒在地,一脸弱弱的表情。

“我可是的……”

“滚蛋!”

秦尘直接打断,看了看九婴,徐徐道:“吸收了太多雷电之力,想让自己蜕变,成就王者实力?”

“那么着急做什么?”

“早晚有一天,能够做到的!”

“日后也可以成就神位,化为人形,现在何必着急?”

九婴苦兮兮道:“我是凶兽啊,看到好处,当然想着一股脑收下了。”

“谁知道会碰到这些家伙?不然我就能称王了!”

秦尘走到九婴身前,手掌轻轻探出,道:“九颗脑袋,装满了天雷圣电,没死就是万幸。”

“贪得无厌,真的会死的!”

九婴一脸苦涩。

“最近一段时间,就好好吸收吧,我也帮不到!”

“真的没办法嘛?”

“真的没有!”

九婴九颗脑袋耷拉着,化作巴掌大小,飞驰到秦尘肩头,老老实实坐下。

“那好吧,最近就慢慢消化了,秦爷,有办法了,一定告诉我啊。”

“啰嗦!”

这家伙,看到好处,一股脑吞,没把自己吞炸了,就是万幸。

说到底,还得感谢叶家商会和天宝楼的那些人。

那些家伙若是不出手,这家伙估计真的会自己吞炸了自己。

凶兽,向来是秉性贪婪。

若不然,秦尘也不会用生死暗印来控制着九婴。

此刻,秦尘抬头看向石柱。

“秦爷,这是什么啊?”

秦尘看着那通天石柱,徐徐道:“一柄刀!”

听到此话,九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刀……哈哈……哈哈哈……这……”

只是,大笑之间的九婴,看到秦尘瞥向自己的目光,突然停了笑声,弱弱道:“怎么看……都不像是刀……”

“懂个屁!”

秦尘懒得搭理这货。

纯二百五一个!

而与此同时,谷新月、叶子卿等人,赶了过来。

“解决了!”

谷新月身上杀气,在此刻荡然无存。

依旧是那般恬淡,仿佛不问世事一般。

“去宫殿内看看!”

秦尘开口道。

此时此刻,万子运、林语成、祖定几人,也是一一赶来。

收拾残局,手下那些人足够了。

他们也很是好奇,这宫殿外,便是诡异波折。

宫殿内,又是什么情况!

来到宫殿殿门前,宽阔的殿门,仿佛尘埃已久。

宫门之上的牌匾,在此刻看起来都有些折旧。

众人看向那牌匾,目光诧然。

“为何会有一种眩晕感……”祖定此刻忍不住道。

“因为这是圣人所写!”

秦尘此刻开口道:“圣人书写,蕴含圣人所走的圣人之路,大道不是天人能够窥探的。”

“无法接受,便会让自己陷入其中。”

听到此话,几人急忙移开目光。

唯有两人例外。

秦尘和谷新月。

谷新月看了片刻,道:“这三个字……好奇怪,与万千大陆所有字迹都不一样。”

“风雷宫!”

秦尘却是直接开口道。

风雷宫?

几人看向宫门。

秦尘走上前去,轻轻一推,宫门打开。

一股尘埃气息,扑面而来。

宫殿内,带着一股封尘许久的味道,让人十分不适应。

此时此刻,几人一一入内,小心翼翼。

偌大的宫殿,除了几根石柱,支撑着大殿,再无其他。

空无一物。

几人逐渐散开,观察着大殿。

“这石柱上有画!”

李闲鱼此刻开口。

众人汇聚到一起,看着石柱上的画。

画面之中,一名中年男子,双手负后,看着身前几位青年,似乎在讲述什么。

而那些青年,没人手中皆是持着一柄刀。

每一根石柱上,都有一些画面。

林林总总,大家也算是看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了。